举水河源头在哪里?举水河的传说与历史!


我们本地当代算命算卦最准的大师【悟者盘云老师唯一微信15160096238】

【分享一下我的三次真实算命经历~】  
 【第一次】  
 前年十月一放假串亲戚,听表姐说她们那里有个大仙算命很准,待着没事就去了,算命的人真多,早上排队,下午两点多才轮到我们,报了生辰八字,结果我还没开口,就算出我小时候家里发生的大事来接下来算我的婚姻和事业,又是八九不离十!算的我心服口服~   
【第二次】   
之后没几天又陪着舅妈去山上庙里上香,有碰到了一个算命的,非要送我一卦,这两个算命的虽然在同一个镇里,但是一个山南,一个山北而且我从来没来过这个庙子!这次我报出我的生辰八字,我照样没开口算命的居然第一句话又是说我小时候家里发生的大事,厉害啊!接下去感情事业,说得跟去年那个算命的几乎一样,还说我春节前会和男友分手,我服了,服了!各位朋友这个到底有什么科学依据吗?我原来根本不信命理风水这一套的,这两次算命的神奇经历是我真的不相信他们是误打误撞的了!注:后来我舅妈也算了,同样也非常准!
  
【第三次】   
一转眼到了腊月份,我真的就像那个算命大师说的,莫名奇妙的和男友分手了,分手后心烦气躁,没心思上班,坐办公室刷朋友圈,刚好老板朋友圈转发了一个连接。原来老板也去算命了。看完老板的连接后才知道原来算命叫命理,除了命理还有风水什么的。难怪最近老板说他市里面的文联主席朋友说要给他介绍什么大师来着,要修房子,什么的。简单了解一下,原来老板找的大师叫悟者盘云,感觉盘云大师老师空间上的很多案例蛮真实的,很多新加坡,香港的人都找他算,看来是名声在外了。而且老板都找他算,虽然收费,但是估计老板给的比较多。哎但是我已经对算命对易经风水深信不疑了,也因为我当时的太迷惘了,现实中又找不到人帮忙,郁闷的我甚至一度轻生,太想找个人指点指点了,才决定平生第一次在网上算命。   ————————————————————   
盘云老师把我的情况算得又是八九不离十,还说我这次分手是注定的,说我俩命理金木相冲,性格和生活理念都不一样,在一起矛盾多,吵架多,注定了不幸,而且彼此很难改变,还说我们在2019年四月前后,冲动最厉害,如果不注意两个人就会劳燕分飞,各奔西东,还告诉我不要灰心,转过年2019年的农历七月月份还会认识新的男友,而且条件还不错,听了老师的批语之后,我心里平静了许多,也许一切都是命里注定的吧,顺其自然吧,哈哈哈哈,没办法,信就是信,算完之后,心里开朗了许多。原来网上也可以算命,而且网上也有这么厉害的师傅。 还不要大老远跑寺庙去了   
————————————————————   
农历的七月份已经过完了,你还别说,因为业务关系我还真就认识了一位新男友,条件真的不错你说邪门不邪门,虽说算命易经是迷信,可有的时候你不信真的不行啊~   
————————————————————   
有同样烦恼的姐妹们可以联系一下悟者盘云【微信:15160096238】,希望盘云老师可以帮到你们。希望大家都好好的。盘云算是算命大师,算命最准的人了。而且还经常发起几千人的行善活动,我从他朋友圈保存了几张照片下来。挺好的感觉。 举水河也是一条不幸的河。历史上的举水河,两岸青山,一河秀水。水面船只往来不绝,木排、竹筏顺流而下。到1927年,常年流量每秒钟仍达5760立方米,水深近5米。1952年,宋埠还有“民船管理站”,拥有帆船近百条,当年成立的“国营宋埠竹排站”,拥有竹排运具64对。 举水的不幸,是从森林资源的破坏开始。1927年、1932年,gmd对苏区的两次清剿,砍光烧尽了乘马、顺河两区的山林;抗战时期,歧亭至小界岭公路沿线的山林被日军全部毁掉;解放战争期间,gmd军队修筑工事,又伐光了陵岗地区的林木;1956年——我真不想再罗列下面的事实,但历史的存在无法回避,还是勇敢地面对吧——农业合作化开始,农民担心山林将无偿入社。几天之内,砍树之风全境蔓延,仅宋埠杨畈乡泉源第9初级社22户,就砍树2560株;“文化大**”中“割资本主义尾巴”,一些地方将社员自留山收归集体。农民闻风而动,将林木一砍而光。 最大的一次毁灭性灾难发生在1958年的全民大炼钢铁。据资料记载,高峰期每天近30万人上山,砍树烧炭,建炉炼铁。全县共建炭窑8040座,日产木炭上百万斤,当年共炼铁11336吨,炼低碳钢1256吨。而森林,被砍伐殆尽。 宋代的洪迈在《夷坚志》中曾记下这样一个故事: 麻城县境有泰陂山。邵武人黄志从居之。其地多茂林绝麓。黄常自种 (植)其间,百果粟豆成实,每苦为物所窃食。密(偷偷地)伺之,见如人而毛者,搏之则逝,追之不及。……因结绳置垅间而获焉。……养之数日,始能言,乃实人也。云:“我某村陈氏子,年四十余。靖康之难,全家死于兵,身独得脱,窜伏山间。山有高岩,可扳援藤萝而上。上有草,如毯可覆,饥餐草实木叶,渴 (掬)涧泉饮之,久而惯习,遍体生毛,亦无疾痛,忘其去家而居深山也。”这则古代麻城“白毛男”的故事,比我们家喻户晓的“白毛女”早了近800年。这个“泰陂山”,大约就是现在的“陡陂山”。连陡陂山都是“茂林绝麓”、藤萝密布、草深如毯、涧泉清冽,其它地方更可想而知。 据旧《麻城县志》记载,明朝嘉靖二年(1523年),县城西北郊的五脑山一带,还有老虎出没,“食人甚夥”。老虎吃人固然可怕,但可见那时又有多么好的生态环境! 野蛮的破坏,后患无穷;森林毁灭,水土不保。1950年,全县水土流失面积达490平方公里,到80年代初,流失面积竟达1912平方公里,占麻城总面积的53%。这就是大自然对我们的惩罚! 据水文部门测定,1960年至1981年,举水河干流悬移质泥沙量达到398.3万吨,年均输沙量18.1万吨。其中,1980年一年的输沙量竟高达48.1万吨!这真是一个小黄河。 惩罚还在继续。到现在,河床中没有了绿水游鱼、放眼望去,只剩荒草萋萋。稍有干旱,河水基本断流。前几年每逢盛夏,市民们带小孩到东门桥边嬉水的场景,也难以见到了。不幸的举水河,是环境恶化的最早受害者。如今,麻城人总是把她的发源地说成是北边的风簸山,连新出版的《麻城县志》都把“福田河”标示为“举水河”。这是否意味麻城人已经否决了这条养育我们近万年的母亲河的源头?是否宣告了举水河上游的已经死亡?不幸的举水河啊,我们再也寻不到她那昔日的妩媚旖旎,再也欣赏不到她那昔日的浩翰清纯。 我惜举水河,我深沉地怀念昔日的举水河! 昔日的举水河,已悲壮地逝去;如今的举水河,正在奄奄一息。 我将以她3137.3平方公里的流域面积为祭场,以巍巍龟峰为祭坛,以120万麻城人的期盼为祭礼,以屈子的《招魂》为祭辞,呼唤昔日举水的归来!

除非特别注明,本站所有文字均为原创文章,作者:88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