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hu怎么不存在了常用的wwW171sihu怎么了,进奇打开171sihucOm的时候老是


我们本地当代算命算卦最准的大师【悟者盘云老师唯一微信15160096238】

【分享一下我的三次真实算命经历~】  
 【第一次】  
 前年十月一放假串亲戚,听表姐说她们那里有个大仙算命很准,待着没事就去了,算命的人真多,早上排队,下午两点多才轮到我们,报了生辰八字,结果我还没开口,就算出我小时候家里发生的大事来接下来算我的婚姻和事业,又是八九不离十!算的我心服口服~   
【第二次】   
之后没几天又陪着舅妈去山上庙里上香,有碰到了一个算命的,非要送我一卦,这两个算命的虽然在同一个镇里,但是一个山南,一个山北而且我从来没来过这个庙子!这次我报出我的生辰八字,我照样没开口算命的居然第一句话又是说我小时候家里发生的大事,厉害啊!接下去感情事业,说得跟去年那个算命的几乎一样,还说我春节前会和男友分手,我服了,服了!各位朋友这个到底有什么科学依据吗?我原来根本不信命理风水这一套的,这两次算命的神奇经历是我真的不相信他们是误打误撞的了!注:后来我舅妈也算了,同样也非常准!
  
【第三次】   
一转眼到了腊月份,我真的就像那个算命大师说的,莫名奇妙的和男友分手了,分手后心烦气躁,没心思上班,坐办公室刷朋友圈,刚好老板朋友圈转发了一个连接。原来老板也去算命了。看完老板的连接后才知道原来算命叫命理,除了命理还有风水什么的。难怪最近老板说他市里面的文联主席朋友说要给他介绍什么大师来着,要修房子,什么的。简单了解一下,原来老板找的大师叫悟者盘云,感觉盘云大师老师空间上的很多案例蛮真实的,很多新加坡,香港的人都找他算,看来是名声在外了。而且老板都找他算,虽然收费,但是估计老板给的比较多。哎但是我已经对算命对易经风水深信不疑了,也因为我当时的太迷惘了,现实中又找不到人帮忙,郁闷的我甚至一度轻生,太想找个人指点指点了,才决定平生第一次在网上算命。   ————————————————————   
盘云老师把我的情况算得又是八九不离十,还说我这次分手是注定的,说我俩命理金木相冲,性格和生活理念都不一样,在一起矛盾多,吵架多,注定了不幸,而且彼此很难改变,还说我们在2019年四月前后,冲动最厉害,如果不注意两个人就会劳燕分飞,各奔西东,还告诉我不要灰心,转过年2019年的农历七月月份还会认识新的男友,而且条件还不错,听了老师的批语之后,我心里平静了许多,也许一切都是命里注定的吧,顺其自然吧,哈哈哈哈,没办法,信就是信,算完之后,心里开朗了许多。原来网上也可以算命,而且网上也有这么厉害的师傅。 还不要大老远跑寺庙去了   
————————————————————   
农历的七月份已经过完了,你还别说,因为业务关系我还真就认识了一位新男友,条件真的不错你说邪门不邪门,虽说算命易经是迷信,可有的时候你不信真的不行啊~   
————————————————————   
有同样烦恼的姐妹们可以联系一下悟者盘云【微信:15160096238】,希望盘云老师可以帮到你们。希望大家都好好的。盘云算是算命大师,算命最准的人了。而且还经常发起几千人的行善活动,我从他朋友圈保存了几张照片下来。挺好的感觉。

sihu怎么不存在了常用的wwW171sihu怎么了,进奇打开171sihucOm的时候老是唐寅倒是毫不在乎,他拿起筷子,插起一只红焖猪肘,笑呵呵道:“张相会蠢到这里做吗?本王是助你飞黄腾达的恩人,也是你登顶王位的台阶,只有傻瓜才会做出自毁前程的事,张相显然不是这种人。”

  张志弘又是一阵大笑,不再多言,带上家臣张远,向唐寅道了一声珍重,然后走出包房。程锦代唐寅送了出去,临分手时,程锦取出一块玉佩,掰成两半,将其中一半交给张志弘,说道:“日后与张相相见之人,会以另半玉佩做为凭证。”
  接过玉佩,张志弘点点头,只是应了一声好,没有多问以后与自己联系的人会是谁。他明白,风国在良州的探子不会比宁国在盐城的探子少,唐寅见自己一面已是冒了天大的风险,既然事情已谈成,他绝不会再冒风险与自己相见。
  等张志弘走后,程锦返回包房,见唐寅真的大吃大喝起来,他不无担心地问道:“大哥,张志弘真的不会去告密吗?”
  “当然不会。我刚才已经说了,只有傻瓜才会那么做。”唐寅啃着猪肘,吃相并不文雅。
  “张志弘竟然真的相信大哥会让他做宁王?!”程锦嗤笑出声。
  唐寅耸耸肩,说道:“不要小看王位的诱惑。一顶王冠,可以让臣弑君、子弑父,冒天下之大不韪。利欲熏心之下,人的眼睛往往会被蒙蔽。”

  程锦点点头,觉得唐寅说的有道理,在王位面前,人性最黑暗的那一面可以表现的淋漓尽致。
  唐寅冲着他一笑,似玩笑地说道:“所以,程锦,你也要盯紧我身边的人啊,我并不想做第二个展华。”
  程锦倒吸口凉气,急忙说道:“保护大王安全,属下片刻不敢怠慢。而且大王的雄才伟略,也远非先王能比。”
  “说的好。”唐寅咯咯轻笑,挥手道:“坐下,一起吃饭。”
  “是!”
  拉拢张志弘,比唐寅预想中要顺利一些,完成了此事,也算是完成了此次良州之行的主要任务,接下来便是等,等南方的莫军继续北进,给宁国朝廷制造压力,同时他又通过天眼和地网探子给盐城方面飞鸽传书,让上官元吉立刻找殷谆,写下立张志弘为宁王的密昭,并以最快的速度带到良州,以此来彻底打消张志弘的疑虑,使他能尽心尽力的为自己办事。

  在唐寅的观念里,诚信一文都钱不值,别看他在张志弘面前说的好听,信誓旦旦,但他心里早已打定了主意,破良州之日,他第一个要杀的便是张志弘,至于天子的密昭,也会从张志弘的手里夺回来,秘密销毁。
  他的心中,以后根本不会再有宁国,更不会再有宁王的存在。
  接下来的几天,唐寅找来天眼和地网在良州的几位主要头目,并对他们一一做了交代,尤其是与张志弘联络的事情,他特意吩咐由几名头目亲自去做,以防意外。
  又过了两日,唐寅先前派人秘密运送的黄金抵达良州。
  唐寅把黄金交给天眼和地网的头目保管,并从中取出一万两,让程锦交到张志弘的府上,不管他怎么支配,是留为己用也好,是买通其他大臣也好,总之,他希望张志弘能尽快把他提出的两件事情办妥。
  程锦领命而去,唐寅自己在客栈中无所事事,去了附近的一家茶楼,边喝茶边看街景。

  这座茶楼并不大,地脚也相对偏僻,不过前来喝茶的人却不少,其中不乏衣着华丽的权贵。
  唐寅刚开始还觉得很奇怪,但喝上小二送上来的茶水后立刻明白茶楼的生意为何这么火暴了。这家茶楼的茶很正宗,口感醇厚,又香又甜,一杯下肚,让人有神清气爽之感。
  如果这家茶楼在盐城的话,唐寅估计自己也会常常来光顾。想到这里,他乐了,他有信心,很快便能让这家茶楼搬到盐城去。
  正当他怡然自得的品茶时,从外面近来几名茶客,这本没什么,不过其中有一人却是唐寅这个时候最不想碰上的人。
  一个女人。

  怎么会是她?唐寅的眉头暗皱,如果这时候躲避的话,反而引人注意,他坐在那里没有动,只是稍微低下头,做出认真品茶的模样。
  他以为对方看不到他,结果他错了。
  由于是熟人,店小二迎上前来,将几人向楼上他们常坐的座位领,可是就在他们要上楼的时候,为首的那名二十多岁、模样娇美的女郎本能的环视周围的茶客,当她的目光从唐寅身上扫过时,眼中顿露惊光,修长又娇柔的身躯也为之一震。
  原本要迈上台阶的纤足又收了回去,转过身,一对美目眨也不眨地注视着唐寅。
  由于唐寅是微垂头,她只能看清楚他半张脸,看不到全貌,另外,她打心眼里也不相信他会出现在这里,只是,眼前的这个人又确实触及了她内心深处最不愿提起的那段回忆。

  女郎以难以置信的表情一步步地向唐寅走去。
  见她没有上楼,而是向一楼的窗口那边而去,跟在她身后的几人同是一愣,异口同声道:“小姐……”
  对他们的疑问,女郎置若罔闻,她一直走到唐寅的桌前,站定。
  这时的唐寅已用眼角余光看清了一切,心中暗暗叹了口气。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啊!自己和她,还真是有孽缘。
  女郎在他对面坐下,粉面已变的煞白,身躯突突直哆嗦。
  唐寅已无法再装糊涂,与其让人家开口询问,还不如自己主动打招呼。
  他动作缓慢又幽雅的放下茶杯,不慌不忙地抬起头来,对上女郎的目光,毫无预兆,灿烂的笑容爬到脸上,双眼弯弯,露出两排整齐的小白牙,温文尔雅又不失惊喜地说道:“又菱小姐,我们又见面了。”只不过是在错误的时间加上错误的地点。
  轰!

  对面的那位女郎看着眼前俊美的笑脸,足足呆了三秒钟,脑袋才嗡了一声,恢复过来理智。有那么一瞬间,连她都快被他那温暖又迷人的笑容所迷惑,但是她比谁都清楚,那是假象,在他笑容的背后,是冰冷到骨子里的残忍和冷血。
  她不会忘记他,永远都不会,哪怕是他化成了灰,她更不会忘记他施加在自己身上的伤害和耻辱。

第七百二十七章

  这名女郎,唐寅并不陌生,她对唐寅也不陌生,她正是曾被唐寅所擒又被他侮辱过的蔡又菱。
  女人对她的第一个男人往往都印象深刻,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蔡又菱不是例外。她恨唐寅,恨不得食其肉,啃其骨。
  她曾幻想过上百种与唐寅再次想见的情景,显然,现在这个情景并不在她的预想之中,但无疑的,这个情景是比她所设想的那些情景都要好,都要妙。
  她脸上的苍白慢慢被狂喜的涨红所取代,不知道是因为太愤怒还是太兴奋,她的双手双腿抖的厉害,不过她的表情已彻底镇静下来。一对美目直勾勾地看着对面的唐寅,柔声说道:“真没想到,你竟然会来良州,而且还是一个人,刚才,我甚至以为自己眼花了。”说话之间,她放于桌下的小手也紧紧握住佩剑的剑柄。
  她的这个小动作,让她身后那几名随从意识到她并非是遇到了熟人,而是仇敌。
  几人也都下意识地将手背到身子,脚下丁字步,身子微微前倾,随时准备出手发动致命一击。
  唐寅仿佛没意识到她的敌意,笑的依然灿烂,说道:“是啊,人生何处不相逢。”

  “你来良州做什么?”
  “找一个人。”
  “谁?”
  “你啊!”唐寅回答得从容。
  蔡又菱脸色一变,问道:“你找我?”
  唐寅笑道:“是啊,来提亲嘛,现在是多事之秋,动荡不安,我的女人,当然是归我带走了。”他嘴上说的轻薄,心里已在暗暗估计对方的实力。蔡又菱的那点本事他是知道的,不过她身后的那几人看起来都不简单,散发出来的灵压不容小觑,一旦交手,自己在短时间内未必能摆平这几人,可是一旦交战时间过长,就会引来大批的宁军,更加麻烦。看来,自己只能以跑为主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站所有文字均为原创文章,作者: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