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方不售处方药是什么意思?第三方不售处方药最新新闻如何解读?


我们本地当代算命算卦最准的大师【悟者盘云老师唯一微信15160096238】

【分享一下我的三次真实算命经历~】  
 【第一次】  
 前年十月一放假串亲戚,听表姐说她们那里有个大仙算命很准,待着没事就去了,算命的人真多,早上排队,下午两点多才轮到我们,报了生辰八字,结果我还没开口,就算出我小时候家里发生的大事来接下来算我的婚姻和事业,又是八九不离十!算的我心服口服~   
【第二次】   
之后没几天又陪着舅妈去山上庙里上香,有碰到了一个算命的,非要送我一卦,这两个算命的虽然在同一个镇里,但是一个山南,一个山北而且我从来没来过这个庙子!这次我报出我的生辰八字,我照样没开口算命的居然第一句话又是说我小时候家里发生的大事,厉害啊!接下去感情事业,说得跟去年那个算命的几乎一样,还说我春节前会和男友分手,我服了,服了!各位朋友这个到底有什么科学依据吗?我原来根本不信命理风水这一套的,这两次算命的神奇经历是我真的不相信他们是误打误撞的了!注:后来我舅妈也算了,同样也非常准!
  
【第三次】   
一转眼到了腊月份,我真的就像那个算命大师说的,莫名奇妙的和男友分手了,分手后心烦气躁,没心思上班,坐办公室刷朋友圈,刚好老板朋友圈转发了一个连接。原来老板也去算命了。看完老板的连接后才知道原来算命叫命理,除了命理还有风水什么的。难怪最近老板说他市里面的文联主席朋友说要给他介绍什么大师来着,要修房子,什么的。简单了解一下,原来老板找的大师叫悟者盘云,感觉盘云大师老师空间上的很多案例蛮真实的,很多新加坡,香港的人都找他算,看来是名声在外了。而且老板都找他算,虽然收费,但是估计老板给的比较多。哎但是我已经对算命对易经风水深信不疑了,也因为我当时的太迷惘了,现实中又找不到人帮忙,郁闷的我甚至一度轻生,太想找个人指点指点了,才决定平生第一次在网上算命。   ————————————————————   
盘云老师把我的情况算得又是八九不离十,还说我这次分手是注定的,说我俩命理金木相冲,性格和生活理念都不一样,在一起矛盾多,吵架多,注定了不幸,而且彼此很难改变,还说我们在2019年四月前后,冲动最厉害,如果不注意两个人就会劳燕分飞,各奔西东,还告诉我不要灰心,转过年2019年的农历七月月份还会认识新的男友,而且条件还不错,听了老师的批语之后,我心里平静了许多,也许一切都是命里注定的吧,顺其自然吧,哈哈哈哈,没办法,信就是信,算完之后,心里开朗了许多。原来网上也可以算命,而且网上也有这么厉害的师傅。 还不要大老远跑寺庙去了   
————————————————————   
农历的七月份已经过完了,你还别说,因为业务关系我还真就认识了一位新男友,条件真的不错你说邪门不邪门,虽说算命易经是迷信,可有的时候你不信真的不行啊~   
————————————————————   
有同样烦恼的姐妹们可以联系一下悟者盘云【微信:15160096238】,希望盘云老师可以帮到你们。希望大家都好好的。盘云算是算命大师,算命最准的人了。而且还经常发起几千人的行善活动,我从他朋友圈保存了几张照片下来。挺好的感觉。 4月23日,据消息报道20日,药品管理法修订草案(以下简称修订草案),提请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审议。记者了解到,在此前的一审稿基础上,草案二审稿新增规定:药品上市许可持有人、药品经营企业,不得通过药品网络销售第三方平台直接销售处方药。修订草案还明确了药品网络销售第三方平台的相关法律责任。此次被写入立法草案意味着,通过药品网络销售第三方平台直接销售处方药,或将从药品管理法立法层面被明确禁止。   根据我国现行药品管理制度规定,处方药必须在出具医师开具的处方单后方可购买,互联网平台禁止出售处方药。近年来,有关网售处方药政策几度经历“松绑”“收紧”过程。   这其实也反映了政府部门承受着巨大压力,面临着政策放与收的艰难决策,专家称“国家有放开的意向,但实现网上处方药流通牵涉到多方利益平衡和新的商业模式构建,是较为复杂的问题”。此次提交审议的修订草案中规定,不得通过药品网络销售第三方平台直接销售处方药,正是政府在充分论证、权衡利弊的基础上,慎重做出的决策。笔者认为,此举利大于弊。   首先,从网络时代发展的需求来看,网售处方药或许是大势所趋,而且也有利于打破医院处方药的垄断,给患者带来便利。但是,也极易成为假药泛滥、用药危险的温床。近年来,这方面的重大案件可谓时有发生,给民众和社会造成了极大的伤害和影响。事实上,网售处方药引发的争议,不仅在中国存在,在国外也同样存在。目前,意大利、西班牙、瑞士等国完全禁止网上售药;瑞典的网售药品经营权由一家国营企业独享;法国规定只能在网上销售非处方药。   其次,从当前的现状看,在网售处方药政策还没有解禁的情况下,网上的假劣药品就已让监管部门应接不暇,一旦放开网售处方药,更有可能让监管部门无法应对,这对患者势必造成更大的伤害。此外,网售处方药一个最突出的障碍,或许存在技术层面的瓶颈,网上药店之间、药店与医疗机构之间,连普通的信息对接渠道都不存在,又何以保证网上药店按处方售药?   当然,这一规定也考虑到了给处方外流的发展空间。诚如相关专家认为,修订草案并没有限制合规的药品企业、制药企业通过自建网络平台销售处方药;“如果修订草案这一内容最终写入法律,这意味着处方外流和远程审方会加速,合规的药品落地配送上门会发展和严管,具有集成功能的智慧药房会大量出现。”但综合权衡,至少现在禁止网售处方药,是利大于弊。

除非特别注明,本站所有文字均为原创文章,作者:admin